券商资管债基开年一日售罄比例配售重现江湖

近期,两家头部券商资管的债基出现比例配售的消息,引起了市场关注。此前,权益类基金因销售火爆出现比例配售的情形并不鲜见。而今年刚开年,就接连出现债基供不应求的情况,这在以往还是比较罕见的。

近日,华泰资管公告,旗下华泰紫金季季享定开债基在1月2日定期开放、接受当日有效申赎后,资产净值合计超过42亿元上限,采用比例确认原则,确认配售比例为35.67%。无独有偶,近日,东证资管为浦发银行定制的一款一年期封闭债基也宣布首日售罄,并启动了比例配售。

“实践中,适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要从严把握,对于不符合上述条件的其他行为,违反疫情防控措施引起病毒传播或者造成传播严重危险的,依法适用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定罪处罚。”最高检表示。

物业公司等自发组织在执行防控措施时受到暴力、威胁的 对行为人不能认定为妨害公务罪

有资管人士分析道,当前这两款债基销售火热的背后,可能与银行理财产品供给下降不无关系。

此前,“两高两部”联合下发的《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对涉疫情案件相关法律适用问题做了原则性规定,但在适用中还需要细化。

“我们也想用自己的产品承接庞大的资金,但无奈承接力有限,主要是自有产品吸引力还不够,这反而利好了市场上的其他资管机构。”某大行资管人士坦言,目前银行也有短债产品,但由于产品设计和收益率等因素制约,竞争力上并无明显优势。

针对检察机关审查逮捕、审查起诉环节,如何准确把握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会议研究认为,对于已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人、病原体携带者或者疑似病人,出于新冠肺炎病毒传播的主观故意,拒绝隔离治疗或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治疗,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依法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从严惩处,疑似病人的行为必须造成传播后果,才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

此消彼长,券商及公募发行的债基自去年以来持续火爆,已形成了有效的产品替代,原本钟情于货基的市场资金开始源源不断地流入。邮储银行高级经济师卜振兴表示,近期利率下行趋势较为明显,主力国开债产品190215的收益率已由去年11月初的3.75%下降到目前的3.58%。

犯罪嫌疑人是企业经营者 能不捕的不捕,能不诉的不诉

另据上证报了解,不同于东方红以银行渠道销售为主,华泰资管此次债基产品的开放销售主要借助于华泰证券的渠道。是华泰资管业务与经纪业务的协同,带动了此次债基的热销。

对于妨害公务罪受侵害对象的范围如何把握,会议指出,要实事求是,为防控疫情需要,由政府部门组织动员的居(村)委会、社区工作人员可以认定为受国家机关委托从事公务的人员。对于防疫人员依职权行使的与防疫、检疫、强制隔离、隔离治疗等措施密切的相关行为,应认定为公务行为。

适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要从严把握

据上证报了解,受银行现金理财新规对投资集中度、久期方面的诸多严格限制,万亿规模的银行现金类管理产品正出现规模与收益率“双降”的局面。由此,部分资金开始寻找新的方向,外溢效应开始显现。

他还表示,中低风险类投资品贴合了不少投资者的需求。“来自银行的大资金的风险偏好不高,但银行的投研管理尚在建设初期,赚取阿尔法收益的能力不如专业的投资机构。所以,机构们也在积极进行差异化合作,银行有资金和渠道的优势,头部券商资管和公募基金等的产品管理能力相对成熟。双方一拍即合,市场中类似的爆款产品就还会出现。”

新京报快讯(记者 王俊)疫情防控期间,如何准确把握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一直以来是公众关注热点,最高检今天召开专题会议,会议研究明确,对于已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人、病原体携带者,出于新冠肺炎病毒传播的主观故意,拒绝隔离治疗或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治疗,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依法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从严惩处;由居(村)委会、物业公司等自发组织、采取有关防控疫情措施的人员,在执行防控措施时受到暴力、威胁的,对行为人不能认定为妨害公务罪。

会议指出,要高度重视矛盾纠纷化解,充分发挥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作用,以更大的从宽幅度,鼓励犯罪嫌疑人认罪认罚。对于律师在场难以保障的问题,要加强与相关部门的沟通,充分利用远程音视频、微信等信息化手段,实现律师“在场”的法定要求。确无律师到场的,要对犯罪嫌疑人认罪认罚的真实意愿表达通过视频录像等方式进行固定,由法院在庭审时确认。

“全球负利率的蔓延,各类核心资产的估值已被动抬升,叠加地缘政治的变数,这都增加了2020年资产配置的难度。”华泰资管基金经理对上证报表示。

卜振兴表示,银行大资金的流入,对于债基产品规模的提升作用显著。不过,与权益基金控规模的管理思路相似,一般债基的规模不宜超过100亿元。从债券投资角度看,需管理信用风险、市场风险和流动性风险。若规模过大,则无法在短期内对组合进行调整,难以把控市场风险。

今天(2月24日),最高检涉疫情防控检察业务领导小组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涉疫情案件的法律适用、政策把握等问题,提出明确的意见,指导一线检察官办案,为其他执法司法部门办案提供参考。

“产品管理能力的强弱将在今年见到分水岭。如果是市场头部机构,银行渠道认可度比较高,其产品也会在销售上享受优先级待遇。”一位券商资管人士分析。

而对于由居(村)委会、物业公司等自发组织、采取有关防控疫情措施的人员,在执行防控措施时受到暴力、威胁的,对行为人不能认定为妨害公务罪,可以按照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侮辱罪等追究刑事责任。

此外,会议强调,要依法服务和保障疫情防控期间企业复工复产工作,对于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是企业经营者,或者是对企业发展具有关键作用的技术人员、管理人员,而且确实影响企业正常生产经营的,能不捕的不捕,能不诉的不诉,能适用缓刑的依法建议法院适用缓刑,最大程度防止给企业生产经营带来负面影响。对于已经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要认真负责地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如果不是确有羁押的必要,可以建议变更强制措施,为企业复工复产、搞好生产经营创造有利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