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口罩在德国想说“戴”你不容易

(抗击新冠肺炎)记者手记:口罩在德国,想说“戴”你不容易

中新社柏林3月2日电 (记者 彭大伟)在新冠肺炎确诊人数一周内从16猛增至157、且仍快速上升中的德国,首都柏林于当地时间2日晚宣布了首次确诊的三起病例。就在这个疫情严重程度排欧洲前三的国家,“如何把口罩戴起来”却成了头等难事。

多位与会嘉宾分享了其在慈善信托、区块链、互联网慈善等领域的实践与心得。在“现代化与慈善未来”的圆桌对话中,嘉宾们深入探讨了社会组织和慈善力量在参与社会治理、助力脱贫攻坚等方面如何更好地发挥作用,以及慈善与科学技术之间的融合、共生、相互促进的关系。

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刘福清在总结发言中称,慈善力量要在脱贫攻坚决胜年有新的、更大的作为;要充分发挥媒体和传播平台作用,讲好慈善故事,树立慈善榜样;要积极参与联合国经社理事会有关事务和活动,贡献中国智慧;要下大力气培养专业化、职业化人才,尽快形成一支强有力的人才队伍。倡导全社会都来参与慈善,各尽所能,特别是让贫困群众充分体会到制度的优越性,感受到慈善的温暖。

在其它欧洲国家,人们也都不愿戴口罩吗?为此,荷兰代尔夫特工业设计学院的几位研究生展开了一项调查。受访的501位分布在欧洲多国的留学生等不同职业的中国人中,63.9%从来不戴口罩,32.5%偶尔戴口罩。逾100人指出,戴口罩会让他们“感觉担忧,害怕被异样的目光注视,感到自卑”。有84人表示,放弃戴口罩是因为“不愿被他人嫌弃”。

作为欧盟人口最多、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德国接下来的选择将很大程度上影响这片大陆何时战胜疫情。正如有论者所言:“如果拥有世界领先医疗机构的德国不能成功控制住新冠疫情的蔓延,那么整个欧洲的‘沦陷’或许只会是时间问题。”(完)

而至于为什么德国人不愿意戴口罩,他归结为该国信奉个人主义的传统。“在我看来,中国政府和人民已经做了他们所能做的一切,没有什么好指责的。倘若这样规模的疫情首先暴发在德国,我们也不可能完全幸免于各种问题”。

著名音乐人、刘欢原创音乐公益基金会发起人刘欢分享他的慈善心得。主办方供图

东润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孔东梅认为,在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的要求下,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必须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的良性互动。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卢德之表示,公益新时代有全球化、人性化、科技化、法制化等趋势,中国慈善事业要强调文化底色,带着自身的文化基因拥抱世界。

中国慈善年会是由中国慈善联合会主办的中国慈善行业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活动品牌,此前已经成功举办8届。年会以“慈善的力量”为主旋律,总结和呈现中国公益慈善界年度成就,展望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趋势与方向。(完)

2月25日,德国境内疫情出现重大变化,稳定多日的确诊人数开始连续激增。2月29日,德国联邦卫生部发布了一段“我该如何自我防护”的教学视频,当中给出的防疫建议不包括口罩。德国联邦卫生部给出的回应是:只有呼吸系统严重疾病病患不得不需要在公共场合活动时,佩戴医用口罩才是对降低传染风险是有意义的。对于健康的人,则“没有足够证据表明,佩戴口罩能够显著降低佩戴者被传染的风险”。

“在德国的公共场合戴口罩是没有意义的。如果说人们在中国武汉佩戴口罩,那我们应当认同。但如果在德国想通过戴口罩最小化感染风险,这是不现实的。”德国收治确诊病人最多的慕尼黑施瓦宾医院传染病主治医生文特纳教授如是说。

就在两天前,德甲的多场比赛仍如常举行,现场人山人海,毫无场外疫情的阴霾。不过,随着3月4日的全球最大旅游展柏林国际旅游交易会和3月11日的慕尼黑国际手工业展相继停办,德国境内多地也出现了被称为“仓鼠式采购”的疯狂囤货潮。在下萨克森州,还出现了一家医院1200个口罩失窃的案件。

在“慈善现代化”版块,国家文物局原局长、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励小捷介绍称,截至2018年底,我国登记备案的非国有博物馆1606家,占全国博物馆总数的1/3。慈善力量的参与扩大了公共文化资源,丰富了公共文化服务。

来自主管部门、爱心企业、社会组织的代表共同宣读“脱贫攻坚 决胜2020”倡议书。主办方供图

当晚,年会还举行了“慈善星故事”主题晚会,由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杨澜主持,刘欢、高敏、孔维、缪杰等多位有公益情怀和慈善实践的文体明星,现场讲述了他们的公益故事。

民政部副部长、中国慈善联合会会长唐承沛表示,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中国慈善联合会将与广大慈善事业支持者、参与者和慈善工作者一道,守初心、担使命,奋发作为、彰显价值、贡献力量。他建议2020年慈善事业发展和中慈联工作要明确定位方向,充分发挥慈善事业第三次分配的作用;要勇于担当作为,为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出更大贡献;要坚持守正创新,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慈善事业发展之路。

年会上,来自主管部门、爱心企业、社会组织的代表共同宣读了“脱贫攻坚 决胜2020”倡议书,动员社会组织和慈善力量“以更有力的行动、更坚决的付出、更坚定的信念,攻克贫困的难中之难、坚中之坚”,助力打赢脱贫攻坚战。

在“治理新格局”版块,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民盟中央副主席、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郑功成指出,把握好慈善事业的准确定性是发展中国慈善事业的根本前提。中国的慈善事业必须植根自己的国情,走出自己的发展之路,研究中国的制度与慈善文化、创新中国的慈善模式。

针对德中两国官方和民间应对疫情策略的差异,德国著名病毒学家约纳斯·施密特-查纳西特教授告诉记者,由于国情、体制和文化等多重差异,中国的很多很有效的做法在德国实际上是无法实现的。

事实上,本地的口罩亦早已大面积售罄。以记者从1月23日至今出差欧洲多地的观察来看,目前在整个德语地区(德国、瑞士、奥地利),公众此时此刻即便想要购买口罩,也已经“一罩难觅”。

跳水女皇、北京星能公益基金会发起人高敏讲述她的“慈善故事”。主办方供图

多家社会组织和基金会负责人围绕“慈善组织与全球治理”展开高端对话,认为中国慈善组织走出去正逢其时、大有可为,民间组织当在我国整体的公共外交中发挥作用。

“在德国,口罩是给病人戴的,健康人戴口罩没有意义”“这只会增加额外的开支,除此之外别无它用”——1月下旬,疫情暴发的消息传来,记者开始在路过的每一间药房和药妆店寻找口罩。然而从德国友人那里得到的一律是“此举无效”的回应。

年会“治理新格局”版块展开高端对话。主办方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