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奋战英勇奋战团结奋战

武汉肺科医院呼吸科主任杜荣辉——

“现在必须要尽快隔离所有的确诊和疑似患者,提防家庭聚集性感染的暴发。”这是杜荣辉跟记者说的第一句话,这位从1月3日就在一线奋战的医生,一直密切关注着疫情的发展。

杜荣辉认为,对于病人来说,心理疏导和救治同样重要。因为很多重症患者会逐渐失去信心,经常会问医生是不是自己快不行了。因此每次查房,她都会同这样的患者细致谈心,耐心疏导。

本报记者 杜若原 申智林

余康颖支援的黄冈市传染病医院二院区的呼吸三病区住有20多个危重新冠肺炎患者。十几名护士三班倒,24小时全程护理这些患者。“当时防护服比较紧缺,我们为了节约防护服,在病区的8小时不上厕所、不吃饭。”余康颖回忆,考虑到上厕所要脱掉防护服,不敢多喝一口水,“昨天回到酒店,我一连喝了好几杯,真是畅快!”

武汉火神山医院建设者张玉星夫妇——

而从那时起,杜荣辉就成了医院里最忙的人。每天早上8点上班后,常常要到下午两三点才能吃上中午饭,而晚上更是经常要等到11点才能回家。回家后,她也不休息,因为深夜她才有时间去研究学习国内外专家针对疫情发表的论文和诊治观点,为更好治疗患者储备知识。

中新网客户端2月4日电(任思雨)3日,《野狼disco》伴奏原作者、芬兰音乐制作人Vilho Ihaksi与版权方公司发律师函称《野狼disco》侵权,对此,歌手@宝石Gem 开直播回应争议,他晒出电脑中的分轨文件、无水印版伴奏及购买记录,强调自己已付款99美元购买了伴奏音乐的“unlimited”版本,网站标注可以用作无限制网络播放、商业演出等。另外,歌曲上架时已对伴奏原作者署名,并多次联系购买独家版权,但最终回复是已被他人买断。

1月3日,武汉肺科医院收治了6名不明原因肺炎的患者,当时没有人清楚这个病症是否具有传染性。杜荣辉凭借自己多年工作经验和扎实的专业知识,认定这个疾病极有可能具有传染性,并迅速向院领导提出建议,启动医院二级防护措施。正是这一举措,让武汉市肺科医院在后续的工作中没有医务人员感染。

到了地方大家才知道,是要在这里建一座医院,专门用于救治新冠肺炎患者。

虽然没具体问,但想到最近的疫情、紧迫的工期……张玉星意识到要干的活儿不寻常,放下碗筷就往指定的集中地点赶去。

左思右想,为了赶上工期,他们决定先留下来,等大多数工友回来了,再回去看父母。

1月25日,大年初一,手头的工程终于结束了。晚饭时张玉星突然接到一通紧急电话:“一个多小时车程的地方有个工地,工期只有10天,需要24小时连轴转,确保如期完工……”

“疫情面前,没有‘旁观者’,作为雷锋家乡人,更应该将雷锋精神转化为学雷锋的具体行动。”刘建华说,她这个“爱心妈妈”,要让接下来的14天,变得更加温暖。

2月7日上午,在取得桐桐家长授权并经过健康检验后,刘建华在丈夫的陪同下,正式接过照顾桐桐的“接力棒”,成为桐桐的“爱心妈妈”。

“疫情来了,我们医护人员就应该走在最前方。救死扶伤、治病救人本来就是我们的责任。”余康颖对记者说。余康颖是罗田县人民医院的90后护士,入职不到4年。

2月8日,湖北省黄冈市罗田县人民医院赴黄冈市传染病医院二院区支援近20天的6名“白衣战士”终于平安归来。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落脚休息,就给领导递上了一封请战书,要求马上参加一线的救治工作。2月10日,他们将重新踏上征程,走进隔离病区。这6名“白衣战士”当中就有余康颖。

“得知这一消息时,我第一反应就想把孩子接到自己家里照料,但医院不允许,而且我目前的工作条件不允许……”情急之下,望城区妇联主席刘群英试探着发了一条“求助信”给身边几个熟识的朋友。

年前,因为许多工友们早就走了,影响了张玉星所在工地的施工进度。

“那个患者被送来时情况非常危急,已经呼吸困难、神志不清,抢救13天后,情况才好转,从重症监护室转入隔离病区。”杜荣辉说,当时她不停地给该患者家属做工作,教他们如何做好防护。

没想到,信息才发出去不到5分钟,就有3个人回复,争相照顾孩子。有人将“求助信”发到工作群里,不到半个小时,就有29个人接力报名。

杜荣辉救治的所有患者,都有她的手机号码和微信。疫情暴发以来,她的微信里已有上百个患者来咨询病情。只要有空,杜荣辉都会就如何防控、如何居家隔离、如何就医进行详细指导。

夜深了,工地依然灯火通明。工人分成两拨,白班夜班两班倒,24小时不停工。张玉星两口子负责在工地捆扎钢筋,尽管带着厚厚的手套,双手还是磨出了一个又一个老茧。

2016年3月,余康颖在街头跪地施救一名倒地后昏迷的老人,画面被一名网友拍照并发到了网上,引来千万网友的点赞。她也因此被黄冈职院评为“最美大学生”。

望城是雷锋同志的家乡,学雷锋做好事的传统一直传承下来。望城区妇联长期组建有一支爱心妈妈学雷锋志愿服务队。

根据医嘱给患者输液、打针、检测患者生命体征、给插着气管的患者吸痰……这是余康颖的常规工作。病区内的患者由于与家属完全隔离,日常生活完全依靠护士来照顾。帮患者拿饭、打水、清理床单、擦洗身体、喂饭甚至协助卧床的患者大小便,这种本应该由患者家属干的活,余康颖从来不挑剔。当有患者向她表示歉意和感激时,她经常轻轻对他们说:“在这里,我就是您的亲人!”

“开饭啦!”2月7日下午2点,长沙市望城区指定的宾馆里,刘建华喊3岁的桐桐吃饭。香干炒肉、胡萝卜烧鸡、海带排骨汤……美味的菜肴摆满餐桌。就在两个小时前,她刚刚获得桐桐接下来14天的“监护权”。

最终,经过筛选,望城区妇联挑选了在早教机构工作的刘建华作为第一人选,其他人作为梯队人选,专门照看医护人员子女或其他需要帮助的人。

2月10日,余康颖将再次踏入隔离病区护理患者。在日记里,她坚定地写下:再次出征,更加让我感受到这份职业的神圣。

1月29日,62岁的急危重症患者王先生治愈出院了,这让肺科医院的医护人员非常振奋,也让杜荣辉对于抗击疫情有了更坚定的信心。

两口子来自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郎德镇老猫村,常年在武汉当建筑工人。

杜荣辉是武汉肺科医院呼吸科主任,也是该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治专家组组长,负责全院疑似和确诊患者的诊断和治疗,她每天都要在3个隔离病区之间查房,观察100多名患者的状况,然后与同事们研究每一位病人的治疗方案。

第二天下午4点多,电话总算接通,传来疲惫的声音。原来,张玉星夫妻俩连日来一直在火神山医院工地加班,实在太疲惫,睡得太沉,电话响了十几遍,愣是没听到。

湖北黄冈市罗田县人民医院护士余康颖——

雷锋故乡的“爱心妈妈”

一个67岁的女患者住进医院时情况特别严重,血糖较高,躺着动不了,大小便都在床上解决。余康颖在护理这位患者的同时,不断开导她、鼓励她,让她不要放弃。经过几天的救治,该患者的状态越来越好,能自己吃饭了,也能下地走动了。又过了几天,该患者的两次检查结果都是阴性,符合出院标准,不久就出院了。“这位老奶奶真坚强,能治好出院,真不容易,也进一步鼓舞了我们。”余康颖说。

为了照顾好桐桐,刘建华早早准备了口罩、消毒水和适合桐桐穿的衣物,还买了3桶适龄奶粉。由于前期与桐桐父母建立了联系,了解了孩子的性格、兴趣等,她准备的玩具和绘本等让桐桐玩得很高兴。

据悉,开幕活动以展现中意高水平合作为原则,由双方共同策划、组织3场高水平活动,包括由两国知名指挥家、歌唱家、演奏家和乐团联袂呈现的开幕音乐会,由双方文化、旅游、体育等业界领军人物参与对话的中意旅游合作论坛以及展示两国世界遗产地风貌的中意世界遗产摄影展。一年时间里,中意双方将合作推出贯穿全年、形式多样的上百项精彩活动,涵盖表演艺术、视觉艺术、文化遗产、旅游、创意设计等多领域。

“患者由危转安,再出院,作为护士最开心的莫过于此。”余康颖回忆。

“以前是我照顾女儿,现在她一个人在家,买菜、做饭、打扫卫生什么都会做了,有几次居然还为我炖了鸡汤。”说到还在读书的女儿,杜荣辉笑了起来,但笑着笑着就流下了泪——她已经7年没有休过假,今年春节本来已经答应女儿一起去国外走一走。

湖南长沙市望城区妇联志愿服务队——

“我当时已在县人民医院实习了,虽然还在上大三,但已经算是一名护士。看到倒地的老人,我的第一反应是救他。”余康颖这样解释。

桐桐跟着做生意的父母从温州到长沙望城生活。今年初,父亲带他去武汉探望爷爷奶奶。1月22日返回长沙后没多久,父母先后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都被确诊新冠肺炎,进入医院隔离治疗。幸运的是,3岁的桐桐在几次检测中均显示尚未被感染;棘手的是,接下来一段观察期,除父母外在长沙再无亲人的桐桐,谁来照顾。

杜荣辉笑着说,现在每天能睡足5个小时已经是奢望了。

2月5日,在武汉做建筑工的张玉星、文静夫妻俩没有接听老家打来的十几通电话,家人有点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