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防境外疫情输入!上海升级“从舱门到家门”全流程闭环管理

严防境外疫情输入!上海升级“从舱门到家门”全流程闭环管理

新华社上海3月17日电(记者吴振东 吴宇)当前,上海防控境外疫情输入的压力陡增。17日举行的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传出消息,即日起,所有中外人员,凡在进入上海之日前14天内,有过韩国、意大利、伊朗、日本、法国、西班牙、德国、美国、英国、瑞士、瑞典、比利时、挪威、荷兰、丹麦、奥地利等16个国家旅行或居住史的,一律实施14天居家或集中隔离健康观察。同时,上海口岸将对所有入境人员实施更严格、更全面的集中管控,包括全面加强非重点国家入境人员疫情防控。

今天学两个,明天学两个,两三个月这么练下来,董宇可以弹出一首完整的曲子了,那会儿电视剧《上海滩》正火,董宇会弹的第一首曲子就是电视剧的同名主题曲。

突然涌入的千万级学员

“一些头部线下机构将不得已在线授课,这会动摇过去认为线下是唯一选择的客户的心理。更重要的是全国范围内开展的‘停课不停学’网上课堂,这等于是政府行为在普及在线教育。”

营口東藝乐器厂油漆工 董宇:人生十之八九是不快乐,快乐仅仅十之一二,你为啥不享受这十之一二而去拿放大镜去放大这十之八九?当你快的时候你没有及时抓住可能快乐也没有了,我觉得就这么些年,苦也好累也好,值,特别值!这才是活着,活着太有意思了!

董宇的职业是钢琴油漆工,也就是给钢琴烤漆,长时间和钢琴打交道的他,虽然没接受过专业训练,却能流畅自如的演奏200多首曲子。今夜面孔,我们一起走进油漆工董宇的钢琴梦。

教培行业资深人士、原新东方在线COO潘欣就认为,疫情能给在线教育带来大几千万的“领课”用户,但不都是真正的客户。“免费拿到流量质量通常也不会很高。”

营口東藝乐器厂油漆工 董宇:一种久违的感觉,既熟悉又陌生。就因为后期这些年始终没接触过它(钢琴)就像一个久违的老朋友终于见面了,而且从现在我就像我说的,再也不分开了。

跟谁学和旗下的高途课堂也与学习强国、央视频、微博等数十家平台联合推出了免费在线课程。此外,还向武汉中小学生赠送了2万份价值2000万元的寒假正价直播课,“这些课程是承诺授课内容、上课时长、授课老师(包括主讲老师和辅导老师)的,与付费课程一模一样”,高途课堂一名负责人说。

2017年8月,跟谁学“all in”在线直播大班课,并引领了这个赛道的爆发。2019年6月,跟谁学上市。其2月18日发布的财报显示,2019财年收入超过21亿人民币,600亿元估值使其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在线教育上市公司。

上述高途课堂负责人说,但更重要的是两个现象级因素:

直到2018年6月,陈向东才首次对外正式介绍高途课堂。当时,这个K12在线直播大班课产品已有十几万学员,并预计当年暑假班还将增长十几万学员。实际上,跟谁学在2014年7月,也就是在成立后第二个月,就组建了视频直播技术团队。在2015年3月,跟谁学推出了3000多人的在线直播互动技术。

一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能弹出曲子的董宇在朋友面前露了一小手。

也正是因为疫情流量将在暑期班延迟显现,这给了在线机构难得的准备时间。面对涌入的流量,技术接纳不是问题,高途课堂2018年时候的班型在500人左右,2019年6月上市初期约900人,如今,小班型在1000人以上,大班型为3000-5000人。

2003年“非典”时,新东方武汉分校停课两周,校长陈向东没有休息,他带着学校管理层进行了两周封闭集训。

偶然的机会,董宇弹钢琴的视频,被厂里的同事发到了网上,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很多人称赞他是“钢琴大师”、“民间艺术家”,一时间,董宇成了炙手可热的“网红”。有人劝他,放弃这份又脏又累的油漆工的工作,谋求音乐领域的发展。

但流量狂欢过后,在线教育机构将面临老问题,如何将免费流量转化为付费用户。在这一点上,跟谁学是一家很多人都“看不懂”的公司,它在短时间内大起大落,却成为目前国内K12在线教育唯一一家规模化盈利的公司。如果看懂了跟谁学,将对在线教育成为一个“跑得通”的行业具有启发价值。

跟谁学正在尝试突破行业魔咒,这场疫情中的流量狂欢也只是助推了它前进的脚步。

各地开学时间已一推再推,延长的假期让在线教育机构坐享流量红利。

据报道,疫情期间,跟谁学通过免费课吸引了1500万名学生报名,是2019年总付费人次的5倍多。另一个头部机构作业帮的免费课报名人数则突破2800万。而在2019年暑假,学而思网校、猿辅导、作业帮投入了几十亿营销费,每家也只换来百万级别的新增用户。

科技“战疫”:平台经济的力量

据介绍,具备居家隔离条件的重点国家入境人员抵达后,将全部由上海各区工作人员集中接送到各区“临时集中留验点”。在“临时集中留验点”,重点国家入境人员将先进行核酸测试,结果为阴性的,由各区护送至居家隔离场所进行为期14天的居家隔离;结果为阳性的,则按规定流程转送至规定的医疗机构诊治。与此同时,重点国家入境人员在等待核酸检测结果期间,相关社区将上门核查其是否具备居家隔离条件,如不具备,则一律实行集中隔离。

跟谁学让人看不懂的地方就在于,它高调入场,靠互联网打法几乎一败涂地,战略转型后竟一夜翻身,根据2月18日发布的年报,跟谁学不仅成为国内K12在线教育唯一一家规模化盈利的公司,而且收割了21%的净利润率。

需要注意的是,首先,几乎所有在线教育公司都推出了免费课,意味着用户有机会在各大平台之间自由选择,用脚投票;其次,这些免费课大多只是授课直播,并不包括辅导、答疑、纸质讲义等服务。

陈向东2018年6月曾向媒体表示,创业初期心里非常焦虑:

这是在线教育最好的时代,因为这个市场拥有2亿中小学生的潜在用户,是一个万亿级市场,未来在线机构将占有这个市场一半的份额。这也是在线教育最坏的时代,前景一片光明,增长有目共睹,但生存却成问题。

那次疫情成为新东方发展的一个重要节点,靠着创始人俞敏洪凭个人关系借来的2000多万元渡过危机,并在“非典”后迅速扩张,发展成了拥有十几万员工的教育集团。陈向东也一路向上,成为新东方执行总裁。

大年三十的下午,王慧玲在老家用4G信号开了一场线上讲座,结果涌入了3000多名听众。“能明显感受到线下机构的焦虑与恐慌,一个机构负责人对我说,他已经试用了20多种直播工具,几乎每个晚上都睡不着觉。”

为了生活忙于奔波的董宇,始终没有放弃他的钢琴梦。两年前,董宇辗转来到了营口東藝乐器厂工作,干的还是老本行,油漆工。工作上轻车熟路,而更让他感到兴奋的是,在这里每天都能弹上钢琴。

他说,再难的日子,也总会过去,只要心中不轻言放弃,而董宇始终没放弃的,就是自己的钢琴梦想。

师资则是教育机构的命脉。为了保证师资水平,学而思培优不惜被市场诟病为“饥饿营销”,也要严格限制线下开班数量,近年则采取线下“双师模式”扩大名师覆盖面。在线教育中,名师覆盖面被放大,但一个班型需要被划分为若干小班级,配备相应的辅导老师进行课后服务。

上海还要求,重点国家入境人员进入小区开始居家隔离健康观察后,地区公安、卫健部门会同社区更加严格落实管理措施,确保居家隔离人员不离开住所。对擅自离开的,将依法处置,并欢迎居民群众进行监督。

跟谁学最早的定位是在线教育服务平台,成为“教育领域的淘宝”。它很快实现了这个目标,到2017年6月,跟谁学平台入驻老师60多万人,入驻机构7万多家,用户超过8000万人,单月GMV超过1亿元。但公司是亏损的。

“为什么只赠送2万份?这是内部经过测算得出的,数量再多的话,就超出了我们的服务能力,无法保证教学质量。”这名负责人说。

从19岁到42岁,弹了23年钢琴,董宇对曲子、对生活,都渐渐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主旋律。

新冠肺炎疫情或将成为教育行业的发展节点,疫情期间,在线教育机构迎来了流量狂欢。几千万学员涌入在线教育机构,分布在短视频、直播、媒体等各类平台的免费课五花八门,甚至让家长难以选择。

穿工作服弹钢琴的这个人叫董宇,今年42岁,家住辽宁省营口市。

目前,跟谁学的一名高中辅导老师可月薪过万,辅导超过200名学生。值得注意的是,疫情之下,学而思网校和跟谁学都已开启春季招聘,辅导老师占较多名额。

可以预见的是,疫情流量将推动在线教育机构继续增长,但增长仍不足以证明在线教育是一个“跑得通”的商业模式,其中关键在于,在线教育机构普遍“烧钱”,面临行业性亏损。

为了撑起那个原本就不富裕的小家,董宇干过装修、干过喷漆、送过快递,开过出租车……为了生计,哪怕是春节,他也不敢休息一天。

不识谱、不懂乐理,董宇硬是靠着自己的悟性和努力把钢琴弹出了名堂。一首曲子,他只要认真听上几遍,就能弹出来,现在,他会弹的曲子有200多首,弹钢琴已经成为董宇的一种生活方式。

切实防范疫情从外部输入,防止交叉感染风险,已成为当前上海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上海海关副关长叶建在发布会上表示,将进一步强化口岸与地方联防联控,对所有入境人员实施更严格、更全面的集中管控措施,包括对来自重点国家的航班实施100%登临检查,对航班上的入境人员实施100%体温检测及100%健康申明卡审核,并根据相关指引贴标。

上海市卫健委新闻发言人郑锦在发布会上介绍说,3月16日0至24时,通过口岸联防联控机制,上海报告3例境外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目前均已转至定点医疗机构救治。截至16日24时,上海累计报告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20例,44例境外输入性疑似病例正在排查中。

一点点摸索 弹出自己的味道

对于不具备居家隔离条件的重点国家境外入境人员,上海明确,将一律实施集中隔离。集中隔离期间的住宿费和餐费需自理,已在集中隔离期,但未满14天的,剩余隔离时间的费用按日计算。

通过努力,董宇一家的生活条件正越来越好。在他看来,有再多的烦恼,只要弹上一首曲子就能化解,这才是生活给他的最好的礼物。

潘欣就认为,“全行业都亏损的情况下,一直没看懂跟谁学为什么能保持高增长且盈利。”

手越磨越粗 日子越过越好

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告诉记者,在线教育春季班的报名人数可能会出现增长,但更明显的增长可能在2020年暑假班出现。

疫情带来的流量实实在在,但能带来多少红利呢?

为在落地分流排查、接送转运和属地社区管控之间形成牢不可破的“三大闭环”,发布会也透露了一系列具体举措。

“在我最初的设想当中,我觉得应该在平台上加很多服务,比如研发、教研系统,但在那个场景下,我的认知还不到位,现在看来,做得过轻了,没有做重,犯了很多错误。”

全行业亏损的确考验投资人和家长的耐心。为了拿下2019年暑假网校大战,业内说法学而思网校拿出了10亿元营销费用,这直接导致母公司好未来2020财年Q1亏损,这是这家全球市值最大的教育公司上市10年来首次季度亏损。另一家在线教育公司51Talk所在的外教一对一赛道更是被认为亏损遍野,直到2019年Q3,51Talk才宣布一对一业务首次盈利,这距离其创立已过去8年。

凭着热爱和执着 梦想成真

有的人的喜欢是一时冲动,学几天乐器,健身房办个卡,买一套滑雪装备就滑了一次,然后会用忙啊累啊没时间啊等等理由放弃;而有的人的热爱很长久,比如董宇对弹钢琴的爱,这是一个严肃的爱好,怎么才称得上是严肃?持续投入,专注过程,无问结果。生活中的苦与烦在所难免,如果能够像董宇那样,找到一个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并全身心投入去做,日积月累,也许就会弹奏出属于自己生活的美妙乐章。(央视记者 裴奔 李姜楠 杨雪 朗易尘 马荣达)

跟谁学的盈利模式是将平台做大后,收取入驻机构的会员费和流量费。为了放水养鱼,跟谁学管理层内部曾开玩笑说:算上投资人的钱,内部人的钱,加上机会成本,4年大概花了10亿元。

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长曾群介绍说,上海将进一步从严从紧落实14天居家隔离健康观察措施,明确居家隔离条件为“一户一人或一家”,即同一家庭中,居家隔离对象和非居家隔离对象不可以住在同一套房子里;承诺一起居家隔离健康观察的,可以住在同一套房子里。全家人都需要居家隔离健康观察的,可以住在同一套房子里。

2014年,陈向东从新东方辞职后创业,创办了在线教育机构跟谁学。这是一家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司,A轮融资5000万美元,打破了小米创造的国内创业公司A轮融资记录。跟谁学出生后就遭遇了瓶颈,其定位是“教育领域的淘宝”,希望打造成一家在线教育服务平台,但这种互联网平台经济的打法却没有在教育行业跑通。

叶建表示,上海海关将全面加大登临检查和流行病学调查力度,大幅度增加旅客核酸检测覆盖面。同时,加大对健康申明瞒报行为的惩处,引导入境人员如实进行健康申报。“通过以上措施,上海口岸对16个重点国家以外的国家和地区入境航班及人员将实现全面加强闭环管理。”

养育孩子、照顾老人、还房贷、柴米油盐……董宇是家里的顶梁柱,上有老下有小,生计占用了他全部的时间,能令音符飞舞的那双巧手也被他干过的各种活计磨得越来越粗。

从2017年开始,陈向东几乎重新创业,跟谁学将几个2B业务剥离独立,“all in”在线直播大班课。2016年3月内部孵化的高途课堂,让跟谁学看到了转型的希望。

从一窍不通,到熟练弹奏,凭着热爱和执着,董宇梦想成真了。而现在,钢琴更像是他的一个老朋友,有烦恼有压力的时候,董宇就弹上一曲,卸下压力和包袱,带上轻松和快乐,重新上路。

涌入线上的不仅有学生,还有线下教育机构。跟谁学旗下的微师负责人王慧玲介绍,疫情发生后微师已有7万多新增用户,过去三周的注册量是去年全年的5倍,日均在线的直播人数是去年的10倍。微师是一款为线下机构提供直播等在线服务的工具。

他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暑假班历来是教培机构的“兵家必争之地”,上述负责人认为,“虽然不会出现爆发式的增长,但也会出现一些微妙的变化”。

营口東藝乐器厂油漆工 董宇:人都是有喜怒哀乐,不可能说你永远总是快乐。你也会遇到难事,你也会有不开心的时候,你也会有感到压力大的时候,弹上钢琴了你的心情就是平静了。平和了会让你冷静,会让你心情得到舒缓,会让你(知道)你要面对现实,不要逃避这个东西,要冷静的去看待人和事。

问题在于,跟谁学平台上的课程五花八门,难以标准化。有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跟谁学平台的第一单是一门皮雕课,此外,还有各种吉他课、跑酷课、烹饪课,甚至修水管课程。

对于在线教育机构,亟需提升的是组织能力和师资数量。在线教育的产业链复杂,以跟谁学为例,主讲教师是一个团队的中心,团队成员还包括流量团队、销售团队、辅导团队、内容研发团队、视频直播技术团队、题库团队等。

“上海各区已连夜制定方案,做好‘临时集中留验点’的选点设置、场所消毒,统筹调配力量,加强人员培训,优化操作流程;各级民政、卫健、公安、海关、边检、机场等部门积极联动,主动衔接,加强从口岸入口到居村社区的全流程闭环管理;各居村委会严阵以待,已做好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人员上门甄别、评估和确认的工作预案。”曾群说。

更值得注意的是,高途课堂从2017年9月开始就实现了盈利。根据2月18日发布的财报,2019年底之前,跟谁学连续7个季度规模化盈利,2019年Q4的净利润率达21%。

“有时凌晨两三点醒来坐在床边发呆,那时候你不赚钱,一个月还要亏损很多钱,刚开始完全没有收入。那时大家都说互联网应该这么玩,问题是过去几十年我没有真正玩过互联网”。

1996年,19岁的董宇从技校毕业,被分配到东北钢琴厂,从事钢琴烤漆的工作。入厂第一天,董宇十分兴奋,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到钢琴。

生活就像乐章,有时欢快,有时落寞,有时激昂,有时也会消沉。董宇的人生就在2010年,遇到了变故,那一年,因为单位效益不好,他下岗了。